邀舞卡

哎!

纯真是一种天性,实用主义的科学家没有明确的道德观,但也不会去做那些有实际“坏”的影响的事情。我不是“组织”的人,也不是“搭建”的人,我只能去做一个“发现”的人。之前看不到的很多东西的好处,现在也渐渐看到了。科学家使用的语言是数学,方法是实验,艺术家同样做实验,(仅就直觉和猜测而言我觉得)形式和色彩的语言不逊于数学的复杂。我总是怕数学,但我到底在走一条怎样的路呢?越往后,联想能力和创造力会不断增长,而对学习和记忆而来这是最好的几年了。甚至我根本不适合搞艺术。灵魂的范围是极广泛的,从最微小的无限到最广阔的无限,“灵魂”就是从“无”中迅速、准确、健康地生长出来的美丽形式。我想要发现的是一片心灵的天台。还是快乐一点吧!

想要的是什么一直很清晰,但每往前走一步也会不断陷入各种各样的困惑,也许人都是兜着圈子到达想去的地方的吧。

而且,一直随心所欲地兜着圈子的话,即使最后没有到达,“有限的生命中也感受到了有限的祝福”。我总是忍不住这样想着。

我是 自然主义者

最后的安娜

感觉和外国人说话的自己就是一个healthy, normal person

但实际上又并不是,走神的时候

is everything alright?

室友是一个高挑的体贴的乌克兰小姐姐

她是一个在外面非常强势,但实际上很体贴的人

她把东西收拾的很好,她带了一本爱情小说因为想要get some good feelings和一本有关二战的历史书因为她cares about history

一觉醒来的时候那些刚刚得到的新的快乐又显得陌生而可怕

我想我需要的只是 得到 一点点 我够得到的事情